[返回文章列表] [返回最愛列表] > 文章類別:寓言故事

【寓言故事】莊子寓言全集

張貼者:Allan
閱讀人數:4643人 張貼日期:2018-01-28
0             加Line好友    加Line社群






望洋興歎
秋天來到,天降大雨,無數細小的水流,匯入黃河。只見波濤洶湧,河水暴漲,淹沒了河心的沙洲,浸灌了岸邊的窪地,河面陡然變寬,隔水遠望,連河對岸牛馬之類的大牲畜也分辨不清了。

眼前的景象多麼壯觀啊,河伯以為天下的水都彙集到他這裡來了,不由洋洋得意。他隨著流水向東走去,一邊走一邊觀賞水景。

他來到北海,向東一望,不由大吃一驚,但見水天相連,不知道哪裡是水的盡頭。

河伯呆呆地看了一陣子,才轉過臉來對著大海感慨地說:「俗話說:道理懂得多一點的人,便以為自己比誰都強。我就是這樣的人啦!」

寓意:不見高山,不顯平地;不見大海,不知溪流。山外有山,天外有天。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是很渺小的。

原文:
秋水時至,百川灌河,涇流之大,兩岸矣清渚崖之間,不辨牛馬。於是焉河伯欣然自喜,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。順流而東行,至於北海,東面而視,不見水端。於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,望洋向若而歎曰:「野語有之曰:聞道百,以為莫己若者,我之謂也。」

莊子《莊子·秋水》


屠龍之技
有一個姓朱的人,一心要學會一種別人都沒有的技術,於是,就到支離益那裡去學習宰殺龍的本領。他花盡了家裡資產,用了整整三年時間,終於把宰殺龍的技術學到手了。

姓朱的得意洋洋地回到家裡。可是,世間哪有龍可殺呢?結果,他學的技術一點也用不上。

寓意:學習必須從實際出發,講求實效。如果脫離了實際,再大的本領也沒有用。

原文:
姓朱者學屠龍於支離益,單千金之家,三年技成,而無所用其巧。
莊子《莊子·列禦寇》


隨珠彈雀
隨侯之珠是非常珍貴的寶珠。
有一個喜打鳥的人,卻用隨珠作彈丸,去射飛翔在千丈高空中的一隻麻雀。人們看了,都嘲笑他。
這是什麼道理呢?這是因為付出的代價太昂貴,而得到的東西太輕微。

寓意:做什麼事,都得講究得失輕重。為了沒什麼價值的東西而丟掉十分寶貴的東西,這是一種十分愚蠢的行為。

原文:
今且有人於此,以隨侯之珠,彈千仞之雀,世必笑之。是何也?則其所用者重,而所要者輕也。
莊子《莊子·讓王》


鵬程萬里
遠古的時候,有一種鳥,名字叫作鵬。大鵬鳥的背像泰山那樣高,飛起來的時候,它的翅膀就像遮天蔽日的雲彩。




有一次,大鵬鳥向南海飛去。它在南海海面上用翅膀擊水而行,扇一下就是三千里。它向高空飛去,捲起一股暴風,一下子就飛出九萬里。它飛出去一次,要過半年才飛回南海休息。當它飛向高空的時候,它的背靠著青天,而雲層卻在它的下邊。

生活在窪地裡的小安鳥雀,看見大鵬鳥飛得這麼高,這麼遠,很不理解,就說:「他還想飛到哪裡去呢?我們往上飛,不過幾丈高就落下來了,我們在蓬蒿飛來飛去,也算是飛到邊了。大鵬鳥究竟想飛到什麼地方去呢?」

寓意:一個目光短淺的人,是不能理解志向高遠者的追求的。

原文:
有鳥焉,其名為鵬,背若泰山,翼若垂天之雲;搏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,絕雲氣,負青天,然後圖南,且適南冥也。斥安鳥笑之曰:「彼且奚適也!我騰躍而上,不過數仞而下,翱翔蓬蒿之間,此亦飛之至也,而彼且奚適也!」
莊子《莊子·逍遙游》


庖丁解牛
庖丁為梁惠王宰牛。手到的時候,肩倚的時候,腳踩的時候,膝頂的時候,那聲音十分和諧,就跟美妙的音樂一樣,合於堯時的《經首》旋律;那動作也很有節奏,就像優美的《桑林》舞蹈。

梁惠王看得出了神,稱讚說:「哈,好啊!你的技術是怎麼達到這樣高超的地步的呢?」

庖丁放下刀對梁惠王說:「我喜歡探求的是道,比一般的技術又進了一步。我開始解剖牛的時候,看到的無非是一頭整牛,不知道牛身體的內部結構,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下手。三年以後,我眼前出現的是牛的骨縫空隙,就不再是一頭整牛。到了今天,我宰牛就全憑感覺了,不需要再用眼睛看來看去,就能知道刀應該怎麼運作。牛的肌體組織結構都是有一定規律的,我進刀的地方都是肌肉和筋骨的縫隙,從不碰牛的骨頭,更不消說碰大骨頭了。技術高明的廚師,一年換一把刀,因為他是用刀割。一般的廚師,一個月就更換一把刀,因為他是用刀砍。而我宰牛的這把刀,已經用了十九年;所宰的牛,又經有幾千頭,然而刀口鋒利得仍然像剛在磨石上磨過的一樣。這是為什麼呢?就因為牛的肌體組織結構之間有空隙,而刀口與這些空隙比起來,薄得好像一點厚度也沒有。用沒有厚度的刀在有空隙的肌體組織間執行,當然綽綽有餘羅!所以十九年過去,我的刀還跟新的一樣。雖然我的技術已達到了這種程度,但我在解剖牛的時候,還是絲毫不敢馬虎,總是小心翼翼,心神專注,進刀時不匆忙,用力時不過猛,牛體迎刃而解,牛肉就像一攤泥土一樣從骨架上滑落到地上。這時,我才鬆下一口氣來,提刀站立,顧視一下四週,心滿意足地把刀揩拭乾淨,收藏起來。」

梁惠王聽了,高興地說:「好極了,聽了你的這一席話,我從中悟到了修身養性的道理。」

寓意:世間一切事物,都有它自身的規律,掌握了事物的規律,辦事就可以得心應手。

原文:
庖丁為文惠君解牛,手之所觸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頂,砉然響然,奏刀()然,莫不中音,合於「桑林」之舞,乃中「經首」之會。文惠君曰:「嘻,善哉!技蓋至此乎?」庖丁釋刀對曰:「臣之所好者,道也;進乎技矣。始臣之解牛之時,所見無非牛者;三年之後,未嘗見全牛也。方今之時,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,官知止而神欲行。依乎天理,批大谷,導大,因其固然,技經肯綮之未嘗,而況大車瓜乎?良庖歲更刀,割也;族庖月更刀,折也。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數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發於硎。



彼節者有間,而刀刃者無厚;以無厚入有間,恢恢乎其於游刃必有餘地矣!是以十九年,而刀刃若新發於硎。雖然,每至於族,吾見其難為,怵然為戒,視為止,行為遲,動刀甚微,鲷桀然已解,如土委地,提刀而立,為之四顧,為之躊躇滿志。善刀而藏之。」文惠君曰:「善哉!吾聞庖丁之言,得養生焉。」
莊 子《莊子·養生主》


魯侯養鳥
從前,有隻海鳥落在魯國都城的郊外,魯侯以為這是隻神鳥,令人把它捉住,親自把它迎接到祖廟裡,畢恭畢敬地設宴迎接,並將它供養起來,每天都演奏古時的音樂《九韶》給它聽,安排牛羊豬三牲具備的「太牢」給它吃。

魯侯的這種招待把海鳥搞得頭暈目眩,惶恐不安,一點兒肉也不敢吃,一杯水也不敢喝,過了三天就死了。

魯侯是用他自己享樂的方式來養鳥的,而不是按照鳥的生活方式來養鳥啊。這隻鳥是被他嚇死的。

寓意:辦事不看對象,完全依自己的好惡行事,好心也會把事情辦糟。

原文:
昔者海鳥止於魯郊,魯侯御而觴之於廟,奏《九韶》以為樂,具太牢以為膳。鳥乃眩視憂悲,不敢食一臠,不敢飲一杯,三日而死。此以己養養鳥也,非以鳥養養鳥也。
莊子《莊子·至樂》


老漢粘蟬
孔子前往楚國,路過一片樹林,看到一個駝背老人,手裡拿著一根長長的竹竿正在粘知了。老人的技術非常嫻熟,只要是他想粘的知了,沒有一個能逃脫的,就好像信手拾來一樣輕而易舉。

孔子驚奇地說:「您的技術這麼巧妙,大概有什麼方法吧!」

駝背老人說:「我的確是有方法的。夏季五六月粘知了的時候,如果能夠在竹竿的頂上放兩枚球而不讓球掉下來,粘的時候知了就很少能夠逃脫;如果放三枚不掉下來,十隻知了就只能逃脫一隻;如果放五枚不掉下來,粘知了就像用手拾東西那麼容易了。你看我站在這裡,就如木樁一樣穩穩當當;我舉起手臂,就跟枯樹枝一樣紋絲不動;儘管身邊天地廣闊無邊,世間萬物五光十色,而我的眼睛裡只有知了的翅膀。外界的什麼東西都不能分散我的注意力,都影響不了我對知了翅膀的關注,怎麼會粘不到知了呢?」

孔子聽了,回頭對弟子說:「專心致專,本領就可以練到出神入化的地步。這就是駝背老人所說的道理啊!」

寓意:一個人如果能夠排除外界的一切干擾,集中精力,勤學苦練,就可以掌握一門過硬的本領。

原文:
仲尼適楚,出於林中,見佝僂者承蜩,猶掇之也。仲尼曰:「子巧乎!有道邪?」曰:「我有道也。五六月,累丸二而不墜,則失者錙銖;累三而不墜,則失者十一;累五而不墜,猶掇之也。吾處身也,若橛株拘;吾執臂也,若槁木之枝。雖天地之大,萬物之多,而唯啁翼之知;吾不反不側,不以萬物易蜩之翼,何為而不得!」孔子顧謂弟子曰:「用志不分,乃凝於神,其佝僂丈人之謂乎!」

莊子《莊子·達生》

井底之蛙
住在淺井中的一隻青蛙對來自東海的巨鱉誇耀說:「我生活在這裡真快樂呀!高興時,就跳到井外面,攀援到欄幹上,盡情地蹦跳玩耍。玩累了,就回到井中,躲在井壁的窟窿裡,舒舒服服地休息休息。跳進水裡時,井水僅僅浸沒我的兩腋,輕輕地托住下巴;稀泥剛剛沒過雙腳,軟軟的很舒適。看看周圍的那些小蝦呀、螃蟹呀、蝌蚪呀,誰也沒有我快樂。而且我獨佔一井水,盡情地享受其中的樂趣,這樣的生活真是美極了。您為什麼不進來看一看吧!」

巨鱉接受了井蛙的邀請,準備到井裡去看看,但它的左腳還沒有跨進去,右腿已被井的欄干絆住了,只好慢慢地退回去,站在井旁邊給青蛙講述海的奇觀:「海有多大呢?即使用千里之遙的距離來形容也表達不了它的壯闊,用千丈之高的大山來比喻,也比不上它的深度。夏禹的時候,十年有九年下大雨,大水氾濫成災,海面不見絲毫增高;商湯的時候,八年有七年天大旱,土地都裂了縫,海岸也絲毫不見降低。



不因時間的長短而改變,也不因雨量的多少而增減,生活在東海,那才真正是快樂呢!」

井蛙聽了,吃驚得好半天也沒有說出話來。它這才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是多麼渺小。

寓意:人如果長期把自己束縛在一個狹小的天地裡,就會變得目光短淺,自滿自足。

原文:
井之蛙……謂東海之鱉曰:「吾樂與!出跳梁乎井干之上,入休乎缺之崖;赴水則接腋持頤,蹶泥則沒足滅跗;還蝦、蟹與科鬥,莫吾能若也。且夫擅一壑之水,而跨井之樂,此亦至矣。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!」東海之鱉左腳未入,而右膝已縶矣。於是逡巡而卻,告之海曰:「夫千里之遠,不足以舉其大;千仞之高,不足以極其深。禹之時十年九潦,而水弗為加益;湯之時八年七旱,而崖不為加損。夫不為頃久推移,不以多少進退者,此亦東海之大樂也。」於是井之蛙聞之,適適然驚,規規然自失也。
莊子《莊子·秋水》


匠石運斧
楚國的郢都有一個人,鼻子尖上沾了一點白泥巴,這層白泥巴薄得像蒼蠅的翅膀一樣。請一個名叫石的工匠用斧子把它削去。

工匠石揮動斧子,只聽見一陣風響,手起斧落,白泥巴削得乾乾淨淨,鼻子卻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損傷。那個被削的人神情自若,一點兒也不感到害怕。

宋元君聽說這件事後,就把工匠石叫了來,說:「你再削一次讓我看看吧!」

工匠石說:「我的確是會削的,但是,那個敢讓我削的人已經死去很久了。」

寓意:不管做什麼事,都要有好的搭檔。如果沒有一個很好的搭檔,要把本領發揮出來便很難。

原文:
郢人堊慢其鼻端若蠅翼,使匠石斫之。匠石運斤成風,聽而斫之,盡堊而鼻不傷,郢人立不失容。宋元君聞之,召匠匠石曰:「嘗試為寡人為之。」匠石曰:「臣則嘗能斫之。雖然,臣之質死久矣。」
莊子《莊子·徐無鬼》


猴子逞能
吳王坐船在大江裡遊玩,攀登上一座猴山。一群猴子看見了,都驚慌地四散逃跑,躲在荊棘叢中了;唯獨有一隻猴子,卻洋洋得意地跳來跳去,故意在吳王面前賣弄靈巧。

吳王拿起弓箭向它射去,那猴子敏捷地把飛箭接住了。吳王下令左右的侍從一齊放箭,那隻猴子被射死了。

吳王回過頭對他的朋友顏不疑說:「這隻猴子誇耀自己的靈巧,仗恃自己的敏捷,在我面前表示驕傲,以至於這樣死去了。警惕呀!不要拿你的地位去向別人耍驕傲呀!」

顏不疑回去以後,就拜賢人董梧為老師,盡力克服自己的驕氣,遠離美色聲樂,不再拋頭露面。過了三年,全國人都稱譽他。


寓意:不管有多大的本領,也不可當作驕傲的本錢。



謙虛謹慎,才能獲得人們的敬重。


原文:
吳王浮於江,登乎狙之山。眾狙見之,恂然棄而逃,逃於深蓁。有一狙焉;委蛇攫搔,見巧乎王。
王射之,敏給搏捷矢。王命相者趨射,狙執死。王顧謂其友顏不疑曰:「之狙也。伐其巧,恃其便,以敖予,以至此殛也。戒之哉!嗟呼!無以汝色驕人哉!」顏不疑歸,而師董梧,以助其色,去樂辭顯;三年,而國人稱之。
莊子《莊子·徐無鬼》

邯鄲學步
趙國都城邯鄲的人,擅長行走,不僅步子輕快,而且姿態也非常優美。

燕國壽陵有個少年,千里迢迢來到邯鄲,打算學習邯鄲人走路的姿式。結果,他不但沒有學到趙國人走路的樣子,而且把自己原來走路的步子也忘記了,最後只好爬著回去。

寓意:全盤否定自己的傳統,生搬硬套別人的經驗。不僅學不到別人的優點,反而會丟掉自己的長處。

原文:
壽陵余子之學行於邯鄲,未得國能,又失其故行矣,直匍匐而歸耳。
莊子《莊子·秋水》


防凍手的藥
宋國有個人善於配製防治凍手的藥,他家祖祖輩輩都用這種藥塗抹在手上,靠漂洗棉絮過日子。

有一個外鄉人聽說了,請求收買他的藥方,情願出一百兩黃金。宋人便把全家人招集在一塊商量說:「我們家祖祖輩輩干漂洗棉絮的活兒,能夠得到的不過幾兩黃金;現在出售這個藥方,一下子就可賺取一百兩黃金,就賣給他吧!」

那個外鄉人得到了藥方後,便拿去獻給吳王,並向吳王誇讚這種藥的用處。這時,正趕上越國有內亂,吳王便派他領兵討伐越國。冬天,他們和越國軍隊進行水戰,把越國軍隊打得大敗。吳王很高興,就割出一塊土地來封賞給了他。

這藥能夠使手不皸裂,功用是一樣的。但是,有的用它得到封賞,有的有了它仍免不了干漂洗棉絮之類的苦活,這都是由於用法不同的緣故啊!

寓意:同樣的東西,由於眼光和見識不一樣,它所發揮的作用也就不一樣。知識可以改變命運。

莊子《莊子·逍遙游》
原文:
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,世世以镘並镘辟光為事。客聞之,請買其方百金。聚族而謀曰:「我世世為镘並镘辟光,不過數金,今一朝而鬻技百金,請與之。」客得之,以說吳王。越有難,吳王使之將。冬,與人水戰,大敗越人,裂地而封之。



能不龜手一也,或以封,或不免於镘並镘辟光,則所用之異也。


東施效顰
西施長得很美麗,即使是心口痛的時候,緊鎖著雙眉,附近的一個醜女見了,仍感到她的樣子很漂亮。

醜女回去以後,也學著西施的樣子,捧著心口,皺著眉頭,想讓別人誇她漂亮。誰知道鄉里的富人看她這個樣子,趕緊關閉大門不出來;窮人見了,也拉著自己的妻子兒女遠遠地躲開。

這個醜女只知道皺著眉頭的樣子美,卻不知道為什麼皺眉的樣子美。


寓意:做事情,如果不考慮自己的條件,盲目地模仿別人,很容易弄巧成拙,適得其反。

原文:
西施病心而臏,其裡之醜人見而美之,歸亦捧心而臏。其裡之富人見之,堅閉門而不出;貧人見之,挈妻子而去之走。彼知臏美,而不知臏之所以美。
莊子《莊子·天運》



觸蠻之戰
戴晉人對梁惠王說:「您知道有一種名叫蝸牛的小動物嗎?」
梁惠王回答:「知道。」
晉人又說:「蝸牛的角上有兩個國家,左角上的叫觸國,右角上的叫蠻國。這兩個國家經常為爭奪地盤而發生戰爭。每次戰爭後,總是屍橫遍野,死亡好幾萬人;取勝的國家追趕敗軍,常常要十多天才能回來。」
惠王說:「呀!這都是您瞎編的吧!」
晉人說:「請允許我來為您證明。您的想像在無廣闊的宇宙中有邊界嗎?」
惠王說:「沒有。」
晉人說:「您的想像在宇宙中任意馳聘,而一回到現實中,您能夠到達的地方卻只限於四海九洲之內。拿現實的有限與想像的無窮相比,豈不是若有若無,微不足道嗎?」
惠王說:「你說的對。」
晉人說:「在我們所能夠到達的領網域裡有一個魏國,魏國遷都大梁後才有梁國,有梁國才有梁王。梁王與蠻氏,有什麼不同嗎?」
惠王想了想說:「好像沒有什麼不同。」
魏晉人走了以後,梁惠王情緒低落,好像丟失了什麼。

寓意:在大千世界中,我們都是很渺小的。我們在珍惜生命,珍惜我們這個世界。

原文:
戴晉人曰:「有所謂蝸者,君知之乎?」曰:「然。」「有國於蝸之左角者曰觸氏,有國於蝸之右角者曰 蠻氏,時相與爭地而戰,伏屍數萬,逐北旬有五日而後反。」君曰:「噫!其虛言與?」曰:「臣請為君實之。君以意在四方上下有窮乎?」君曰:「無窮。」曰:「知游心於無窮,而反在通達之國,若存若忘乎?」君曰:「然。」曰:「通達之中有魏,於魏中有梁,於梁中有王。王與蠻氏,有辯乎?」君曰:「無辯。」客出而君镜尚然若有亡也。




莊子《莊子·則陽》


莊子(約西曆前368-前288),名周,戰國中期宋國蒙(今河南商丘附近)人,曾為漆園史,後拒絕楚威王的重聘書,終身不當官,過著閒適的生活,是當時道家的主要代表人物,現存《莊子》33篇,有許多寓言故事,想像奇特,妙趣橫生,機智幽默,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,文學價值很高,對後世影響很大。





【提醒: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