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返回文章列表] [返回最愛列表] > 文章類別:神佛傳說

佛陀的緣起 - 釋迦牟尼佛

張貼者:Allan
閱讀人數:7044人 張貼日期:2024-05-15 01:30:00
1             加Line好友    加Line社群


佛陀的緣起



1-1. 佛陀不是神
學佛的人都知道釋迦牟尼佛是佛教的創始者,世人尊稱為:佛陀。在歷史上恰巧和至聖先師:孔子出現在同一時代,是一位覺悟自身同時又覺悟萬法的聖者。

當他在人世間,親歷了人生中的生老病死苦後,內心產生了強烈的出離心,修苦行達六年之久,但未得到解脫,故放棄苦行,調整身心,步行到菩提迦耶的一棵菩提樹下靜坐時,發大願:「不成正覺,誓不起座。」隨即進入甚深禪定,觀十二因緣,與自心煩惱心魔展開日以繼夜地搏鬥;終於在第四十九日夜半,看見明星出現,豁然覺悟一切真理,完成了無上正等正覺。從此世人就尊稱他為佛陀,聖號就是釋迦牟尼佛。當佛陀在菩提樹下成道時說道:「奇哉!奇哉!大地眾生,皆具如來智慧德相,但以顛倒妄想,不能證得。」即是說明「一切眾生皆有佛性,皆能成佛,而不能成佛的原因,是無明煩惱障蔽了佛性。」

「佛」究竟是什麼?有人根據其他宗教的理論,稱之為「神」。西方「神」的概念是:「自有,永有。」、「全知,全能。」、「萬物之創造者。」,神與人是「能造」與「被造」的關係,人永遠是神的子民。東方宗教中「神」的概念則是:循「道」修行的成就者,「道」是「真理」,是「先天地而生之形而上道。



」東西方宗教中的「神」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即是不死。所不同的是,一個是「自有,永有」,一個是人可以修成。然而佛並非宗教意義上的「神」。

佛與神有本質上的區別,佛:梵語譯意是「覺者」之意,即自覺,覺他,覺萬法。這個覺不是孔子的先知先覺,這個覺不是源於六根的覺,而是自性的醒悟,是擺脫五蘊,萬法等一切生滅法,直接引導至不生不滅的「實相」。這種覺悟打破了一切有為法的不究竟,超越了時空及生滅與幻化,覺知自身與眾生原本清淨的如來自性。這個如來自性,不是成佛才有,而是人人本具,眾生皆有,在聖不增,在凡不減,即「人人皆可作佛。」「一切眾生本來成佛。」「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。」換句話說,眾生與佛都是平等的,沒有差別。這一點說明佛教是不承認「神」的權威,佛教將「神」認知為生存在法界中的三善道眾生,稍比人道多一點殊勝而已,也具有人道不可思議的神通,通常樂受多於苦受。然而福報享盡時,仍會墮落輪迴。所以即是神,也有生滅。



生滅之根本即為因緣果報,緣生緣滅本屬幻化,常受到自身因緣牽制未得解脫,因此不得自在。

「佛」是佛陀的簡稱,本意為「覺者」或「智者」,佛教賦予更深的涵義:1、正覺;2、等覺或遍覺;3、圓覺或無上覺。並說明一切眾生都可透過佛法的修持而成佛,因為眾生與佛陀在本性上是沒有差別的,所以佛陀不是宗教意義上的「神」。

 

1-2. 出家到成道
釋迦牟尼,原名喬達摩·悉達多,西元前六世紀印度迦毗羅衛國(現尼泊爾境內)人,他的父親是當時迦毗羅衛國的國王。“釋迦”是他所在家族的族名,“牟尼”意譯為聖人。“釋迦牟尼”則是他成道後,人們對他的尊稱。 傳說摩耶夫人(釋迦牟尼的母親)快生產時,按當地的風俗,要回到娘家去,然而在回家的途中,路過藍毗尼花園,看到了花園裏的一棵美麗的無憂樹,她將左手攀著這棵大樹的樹枝時,悉達多王子就降生了,藍毗尼花園的遺址現已由尼泊爾政府作為佛教勝地加以保護,迎接來自世界各地佛教徒們的參拜。

根據《金剛仙記》裏記述:在佛陀出世的時候,有三種祥瑞之相。一、空行(即足不落地),二、七寶蓮花承接足底,三、行走時足底離地四指,足底千輻輪相,映照地上,整個十方世界光明普照,據載當時正是中國周召王時期,召王見到五色祥光,非常驚異,詢問在場的各位大臣此瑞相的象徵涵義,當時有一位太史公奏道:“此五色光預示西方有一位大聖人出世,這位聖人將使天下順從和敬仰他,他無須講話,天下人自會信仰歸順,他的法句將於千年後流傳到中國。”於是周召王下詔將此事刻於碑上以昭示天下。。。

再說摩耶夫人生下悉達多太子後不久就去世了,幼年時代的太子是由姨母撫養長大的。



淨飯王晚年得子,喜出望外,一心希望他繼承王位,成為統一天下的轉輪聖王;他聘請當時著名的學者,教導太子文學、哲學、算學、兵法、武術,少年時代的太子天資聰慧,聞一知十,沒幾年便博通了一切學問,也擁有優越的體力角鬥,和超人的射箭武藝,然而在無憂無慮的年齡裏,他卻表現出與其他同齡的孩子決然不同的特點,喜歡沉思、默想,身邊的日常小事,常心有感悟,在一次出遊的途中,見到一位饑渴疲憊的農夫用皮鞭拼命抽打著一頭耕地的牛,鞭打處鮮血淋漓,被耕犁後的土地裏翻起的蟲蚓,被飛鳥啄食,飛鳥還未吃飽,又被天上的禿鷹吞唑。這種弱肉強食的情景使他感到世間的不平等,另一次在路邊見到一位衰弱不堪的老人形同骷髏,一步三顫,氣短無力。又見到呻吟苦熬的病人,生命垂危的樣子,不遠處嚎哭送葬的人群,抬著死者的棺材。。。這一幕幕苦景在少年太子的心中重如千斤。“人生為什麼這麼苦?苦的根源是什麼?如何才能解脫這些苦?”太子在心裏反覆苦苦地自問著,卻找不著答案。太子因此更加努力地讀書、思索,剛開始時把希望寄託在婆羅門教的經典《吠陀書》上,但書中沒有解答他的問題,經過反覆的思索後,太子意識到,“知識”和“王位”無法真正解決人生的生、老、病、死諸苦,這使他陷入更深層的思索中,於是下定決心出家。淨飯王無法明白兒子為什麼在這些難以解答的問題上煩惱不堪,他曾百般相勸,但面對兒子提出的問題,卻啞口無言,只好期望以人生的享樂、美色,去沖淡兒子心中的胡思亂想。於是在太子十六歲那年,淨飯王命令太子結婚,娶鄰國的公主耶輸陀羅為妻,六年後生下一個兒子:羅喉羅,既使如此,悉達多太子還是沒有改變出家尋求解脫之道的想法,而且想法與日俱增。淨飯王得知兒子的心事又為他建造了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宮殿,並賞賜眾多美女,晝夜歡宴,歌舞笙華,期待以富貴快樂的生活改變太子出家的想法,然而在悉達多太子的眼裏,這一切只是過眼煙雲,溺人的泥坑和熊熊燃燒的火宅,反而更堅定出家的決心,終於在一個月圓光輝的夜裡,不辭而別離開了他的王國進入一片廣茂的森林,在這裏他脫下王子的衣服,剃去鬚髮,成為一位修道者,那年他二十九歲(一說十九歲)。

得知王子出家後,淨飯王非常震驚,多次派人勸說太子回心轉意,但都被拒絕,無奈為保護太子的安全,淨飯王從親族中選派了五個人,隨同太子出家,這五個人在佛陀成道後即成為他首度的五位弟子。也是佛教僧伽組織的首批成員,史稱五比丘。



他們分別是憍陳如、額鞞、跋堤、十力迦葉、摩訶俱男。悉達多王子帶領他們尋訪了當時印度的幾位著名學者,跟隨他們學習苦行、禪定等修持方法。古代印度哲學流派很多,據說當時有六十多種,他們對人生的目的有不同程度的研究、不同程度的見解,當時最有代表性的一派,宣揚“斷滅論”,認為人死後,一切歸於斷滅,不再有任何形式的存在,死亡即是一切的終結,唯有眼前的一切才是真實的,在這種世界觀的引導下,主張及時行樂、縱欲;因為死後一切皆不存在,更不承認“業力”的作用。與此相反的另一派則認為人死後還有一個不滅的靈魂,人要想得到靈魂的安樂,就必須在生前通過嚴酷的苦行而達到解脫的境地。此一思想被當時的很多宗教團體奉行著。佛陀在覺悟前也曾修習過這種苦行,在六年的艱苦修行中,身心不動,日食一粒一麥,以禪悅為食,但這一切並沒有達到真正解脫的目的,悉達多太子自知無益的苦行並不能獲得真理,無益於解脫,於是毫不猶豫地走出苦行林,在尼連河中洗去六年的積垢,接受了牧羊女乳糜的供養,逐漸恢復了體力,這一切使得跟隨他的五位同伴大惑不解,認為悉達多太子放棄苦行是退失了道心,相約不再理睬他,不久遠離到波羅奈國的鹿野苑繼續他們的苦行,悉達多太子一個人渡過尼連禪河,走到迦耶山附近的菩提迦耶,來到了一棵畢缽羅樹下靜坐,他發出堅強的誓願道:“不證得無上正等正覺,寧願身心粉碎,誓不起座!”

此後悉達多太子結跏趺坐,進入禪定,此中四十九日,經歷了無數煩惱魔障,太子意志堅定,始終不被動搖,結果終於降伏了魔王,徹悟心源,破除了一切妄想、執著,斷盡了最後一絲煩惱,見凌晨閃耀的星星出現,豁然覺悟一切真理,完成了無上正覺。此時此地悉達多太子成為了大徹大悟的佛陀。這棵大樹也被人們尊稱為菩提樹,這棵樹雖經歷了兩千多年,曾幾遭砍伐,但都奇蹟般地發芽萌枝,現今仍屹立在印度比哈爾邦省伽耶城郊,成為人們心目中覺悟的象徵。


1-3. 初轉大法輪 
關於釋迦牟尼成佛時的年齡,眾說紛紜,有說三十歲,有說三十五歲。他覺悟的第一個答案就是“眾生平等”。這一點聽起來似乎很容易理解,但佛陀所說的“平等” 並不是表相上的“平等”,而是指“眾生本來就具有的與佛相同的智慧德相”(這一點我們將在佛法的介紹中進一步說明)。意指只要遵循佛法的修行,都能達到智慧圓滿的境地而成佛,因此佛陀覺悟後暫不圓寂涅槃,而是開始了五十年(或四十五年)的傳播佛法(覺悟之法)之行,到處宣揚所證悟的真理。佛陀首先到達波羅奈城找到了當時離他而去繼續苦行的五位大臣,起初他們約定,誰也不出來見佛陀,然而成佛後的釋迦牟尼福德莊嚴,一抵達鹿野苑時,五人不約而同出來迎接,佛陀告知已經覺悟成佛,並應邀為五人說法。



停留在鹿野苑的三個月中,佛陀為他們三轉法輪,講授“四聖諦”法,其中憍陳如尊者聞法後,得到解脫,證得阿羅漢果。其餘四人也先後證果,這五人是佛陀最初度得的五比丘,也是佛最早的弟子。此次說法也是佛陀覺悟後首次向世人宣說覺悟的解脫法,佛教歷史上稱之為“初轉法輪”。最初的僧伽組織就在這時建立起來了。


1-4. 佛法的誕生
佛陀在為五比丘說的第一部經《轉法輪經》中闡述了他的親證-“中道”的法門-這是一個全然不同於其他宗教哲學的新思想。佛陀告戒五比丘,物欲享受和肉體折磨,是兩種極端的感受,前者阻礙心智的發展,後者削弱體能智慧,二者既不能達到極樂,亦不能解脫和覺悟,並且宣說「中道法門」引領眾生走向圓滿清淨和徹底解脫的境界。他認為對於斷除了情欲的思想家來說,任何肉體的快樂都是短暫的,一切物欲對於普通人來說是無可非議 的,但對於修行者卻是一種警覺,因為出離是他們的快樂,然而另一極端進行自我折磨般的苦行,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,是一種人為的無益痛苦,不是理智有益的法門。佛陀也曾實踐過這類苦行,他認為只能是徒增痛苦,而不能減少痛苦,於解脫無益。佛陀以如來智慧指明瞭兩個極端的錯誤,創立了一個中道體系,即八聖道。再後面佛陀宣說了四聖諦,此後佛陀又於波羅奈城度化了耶舍等五十人,而且收了在家第子。此後有位名叫優婁頻螺迦葉的人,在印度當時的九十六種外道中具有很高的威望,也是拜火教的領袖,年齡到了一百多歲。由於他的地位很高,所以非常傲慢,佛陀來到他修苦行的地方,拜訪他。見到這位僅有三十多歲的釋迦牟尼,他更加目空一切,然而經過幾次與佛陀的交往,佛的不可思議的神通及究竟的法門終於使他五體投地皈依佛門,他手下五百名弟子也一同皈依佛門,隨後他的兩個弟弟各帶了二百五十人投到了佛陀門下落髮成了比丘,這就是佛教中著名的三迦葉。



此後不久佛陀又透過他的弟子,以因緣教法,度化了六師外道之一的刪闍耶教徒舍利弗和目犍連,以及他們的弟子共二百人隨佛出家,至此佛教的僧團組織逐漸壯大了。當佛陀只有六十多弟子的時候,就把他們當作真理的傳播者,平等地向一切眾生宣說他的教法,他們獨行獨往、身無分文,為弘法事業夜以繼日,因為他們多是證果的阿羅漢,所以唯一的目的就是教授佛法,宣傳梵行。佛法一時在印度大興,許多外道紛紛皈依,佛教也確立了它在印度哲學和宗教界的地位。



【提醒: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