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返回文章列表] [返回最愛列表] > 文章類別:修行文章

佛教的懺悔主義

張貼者:茱茱
閱讀人數:5131人 張貼日期:2019-03-30 16:15:18
0             加Line好友    加Line社群

佛教的懺悔主義   星雲大師



    「懺」和「悔」的意義不一樣,懺是請求原諒,悔則是自申罪狀,所以「懺悔」的意思,是悔謝罪過以請求原諒。

     懺悔好比一張桌子髒了,拿一塊抹布,用清水擦拭,桌子就會乾淨;衣服髒了,用水清洗,也可以變得很乾淨;身體有了污垢也要沐浴,沐浴以後渾身舒服自在;茶杯污穢了,要用清水洗淨,才能再裝水飲用;家裡塵埃遍布,也要打掃清潔,住在裡面才會心曠神怡。這些外在的環境、器物和身體骯髒了,我們知道拂拭清洗,但是我們內在的心染污時,又應該如何去處理呢?懺悔如法水,可以洗清我們身口意的罪業。

      為什麼懺悔能消除罪業呢?比如小孩犯了錯,父母生氣得拿藤條要打他,這個時候,小孩說:「我下次不敢了!」只要有這麼一個懺悔的音聲,父母便能原諒,不再打了。懺悔又如在一塊田地裡播撒種子,雖長了禾苗,難免會有一些雜草混雜其中,但是只要把禾苗照顧好,給予灌溉、施肥,使禾苗長得高、長得壯,下面的雜草(罪業)也起不了作用。

    《大乘本生心地觀經》云:「懺悔能燒煩惱薪,懺悔能往生天路,懺悔能得四禪樂,懺悔雨寶摩尼珠,懺悔能延金剛壽,懺悔能入常樂宮,懺悔能出三界獄,懺悔能開菩提華,懺悔見佛大圓鏡,懺悔能至於寶所。」懺悔為什麼有如此大的功效呢?下面分成四點來說明佛教的懺悔境界:

一、生活上的懺悔與知識上的懺悔

  日常生活中,身口意三業在有心無心之間,不知做錯了多少事,說錯了多少話,動過多少妄念,只是我們沒有覺察而已。所謂「不怕無明起,只怕覺照遲」,這種內心覺照反省的工夫,就是懺悔。

  懺悔在生活上有什麼作用呢?它能幫助我們什麼?

  1.懺悔是認識罪業的良心:如某甲對某個人看不慣,氣他、恨他,不過那個人到某甲面前說:「對不起,過去諸多得罪之處,請你多多原諒。」由於他的這一念懺悔心,過去的冤仇、怨恨,便可能一筆勾消,不再計較了。所以佛教說:不怕你犯錯,只怕你不肯懺悔。

  2.懺悔是袪惡向善的方法:《地藏十輪經》裡,佛陀說:「於我法中,有二種人名無所犯:一者、稟性專精本來不犯;二者、犯已慚愧發露懺悔。此二種人於我法中,名為勇健得清淨者。」有勇氣懺悔的人,便是有決心改過遷善者,譬如佛法所說的四正勤:

  3.已生惡令斷除:對於所作諸惡事,生起苛責之心,並對他人發露懺悔,此即內心慚愧,外不覆藏,則能令罪垢清淨。

  4.未生惡令不生:因能信受佛法的教誨,並對往罪生起慚恥之心,自能誓不造新罪。

  5.未生善能生起:因有除罪止非之心,即能積極勤修善業。





  6.已生善令增長:為使已生之善能更增長,而勤精進。

  7.懺悔是淨化身心的力量:《四十二章經》裡提到:如果犯錯不懺悔,罪惡就會越來越深重,像海水一樣深廣;如果知錯能改,罪過就能像生病出汗,漸漸痊癒。

  平日衣食住行中,能夠保有懺悔的心,就能得到恬淡快樂。如穿衣服時,想到「慈母手中線,遊子身上衣」的古訓,想到一針一線都是慈母辛苦編織,密密愛心,多麼令人感激?如此一想,布衣粗服不如別人美衣華服的怨氣就消除了;吃飯時,想到「一粥一飯,來處不易」,粒粒米飯都是農夫汗水耕耘,我們豈可不好好的珍惜盤中的食物?

  有了慚愧懺悔的心,粗茶淡飯的委屈也容易平息了;住房子,看別人住華廈美屋,想想「金角落,銀角落,不及自家的窮角落」,覺得有一隅陋室可以棲身,遠勝於天下多少流落屋簷的風雨人,懺悔的心一發,自然住得安心舒服;出門行路,看到別人轎車迎送,風馳電掣好不風光,想想別人為此曾熬過多少折磨,吃過多少苦楚,是心血耕耘得來,而自己努力尚不夠,功夫還不深,如此安步當車,倒也灑脫自在了。一念懺悔,使我們原本缺憾的生活變得時時風光、處處自在、豐足無憂,這就是常行懺悔的好處。

  懺悔,是我們生活裡時刻不可缺少的美德。懺悔像法水一樣,可以洗淨我們的罪業;懺悔像船筏一樣,可以載運我們到解脫的涅槃彼岸;懺悔像藥草一樣,可以醫治我們的煩惱百病;懺悔像明燈一樣,可以照破我們的無明黑暗;懺悔像城牆一樣,可以攝護我們的身心六根;懺悔像橋樑一樣,可以導引我們通往成佛之道;懺悔像衣服一樣,可以莊嚴我們的菩提道果。《菜根譚》裡說:「蓋世功德,抵不了一個矜字;彌天罪過,當不得一個悔字。」犯了錯知道懺悔,再重的罪業也能消除。

  懺悔雖然有如此殊勝的功德,但是一般人總是輕忽怠惰,不容易生起懺悔的心。我們常在噩運降臨時,才懊惱自己的種種錯誤;等到病魔纏身時,才嗟嘆自己的荒唐無度;在經濟拮据的關頭,才正視自己的揮霍浪費;到了山窮水盡、四面楚歌的地步,才悔恨自己的魯莽;活到年老力衰、齒危髮禿時,才後悔少壯不知發奮向上,老大徒然傷悲。

  經典說:「菩薩畏因,眾生畏果。」菩薩和眾生的差別,在於菩薩有前瞻遠見,不會迷惑於一時的貪欲,造作萬劫難復的惡因;而眾生短視淺見,只看到刀鋒上甜美的蜜汁,卻渾然不顧森寒銳利的鋒刃,等到嚐到了蜜汁,舌頭也割破時,已種下無盡的苦果,後悔莫及。

  人生短暫,我們應及早抗心高望,未雨綢繆,趁著年輕力壯的時候勤奮墾拓,趁著富貴豐裕的時候常行布施,趁著因緣湊泊的時候廣結善緣,創造自己未來光明而美滿的人生。

  除了生活需要反省懺悔外,在知識上也要時時自我檢討,因為知識是一種深廣無涯的東西,常常進化變異,容易產生下面的錯誤:

  1.思想上的錯誤:就是佛教說的「邪知」,是學問和觀念上的偏差,譬如:不相信三寶、不相信因果、不相信輪迴等,一旦發現自己有這種邪知,能回頭自省:「我的知識錯了。」這就是思想上的懺悔。





  2.見解上的錯誤:就是佛教說的「邪見」,是對人對事的看法不正確,譬如:否定道德倫理的價值、處事錯亂、誤解他人等。有了這種邪見,能自我警惕:「我的念頭錯了。」並立即改進,這就是見解上的懺悔。

  3.言論上的錯誤:也就是佛教所謂的「邪說」,在言詞上有了缺失,譬如:妄語、兩舌、惡口、綺語,說些模擬兩可、似是而非的話。邪知邪見有時潛藏於心中,不易發現;而邪說往往藉口舌發露,變成口業,容易滋生是非,傷害別人,因此我們要守口如瓶,要慎舌如刀,時時警惕自己:「我說話太冒失了。」這就是言論上的懺悔。

  日常生活中食、衣、住、行的懺悔,是身體行為的自我省察;知識、思想、見解、言論的懺悔,是心理意念的淨化修持。只要常常在生活上反求,在知識上明辨,痛下懺悔工夫,就能使我們身心清淨,生命昇華了。

二、人事上的懺悔與工作上的懺悔

  人與人相處,日久難免有不愉快的摩擦,有時在有意無意間冒犯了別人都不知道。因此在人事的交往上,如果能常持省思懺悔的心念,天地就寬闊多了。心中不造作罪業,人事自然和睦,想開、勘破了,像法慶禪師〈預言頌〉所言:「四大將離本主,白骨當風颺卻。」生命都把握不住,人我是非又何必執著呢?如此轉念一想,真是人生何處不春風!

  過去有一位雲居禪師,曾經說過人事上的十種後悔,勸告我們不要輕忽蹈陷。這十種悔事是:

  1.逢師不學去後悔:善知識難遇難求,良師給予我們的影響非常深遠,一句真實話,往往能終生受用。像善財童子不辭艱苦五十三參,趙州禪師活到八十歲還行腳參訪,都是因為經師易得,人師難求。如果遇到了人天師範,卻不知道好好親近學習,等到機緣流失,徒然悔憾不已。

  2.遇賢不交別後悔:古人說:「良藥苦口利於病,忠言逆耳利於行。



」人生得一賢達知己,能夠常常切磋懇諫,是極希有難得的殊遇。我們對於犯顏直諫的賢人益友,要能傾心接納,千萬不要排斥,否則賢友諍友一一離去,人生的好機緣也失之交臂了。

  3.事親不孝喪後悔:所謂「生前一滴水,勝過死後百重泉」,父母長輩在世時,不能承歡膝下,甘旨奉養,甚至百般忤逆,等到慈親逝世了,縱然身後極盡風光體面,墓塚巍峨,又有什麼意義呢?「堂上雙親你不孝,遠廟拜佛有何功?」倒不如父母活著的時候,多盡一點孝心。

  4.對主不忠退後悔:跟隨上司工作,不能盡心盡責,忠於職守,等到違過被辭了,悔恨交加,有什麼用?

  5.見義不為過後悔:生命的境界,常在一剎那間取決,一念迷即卑私,一念覺即高義。如果見義不為,錯失良機,懊惱也於事無補。

  6.見危不救陷後悔:良知,是一種無法欺瞞的東西,見他人危難而吝於伸出援手的人,事後總難免有「我雖不殺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」的無窮悔恨。

  7.有財不施失後悔:《百喻經》裡有個人很想宴請親友,可是家裡只有一隻乳牛,一時無法擠出那麼多的鮮奶來招待他們。他想:如果我從現在起,把牛奶留存在乳牛的肚子裡,都不去擠它,等到請客那天再一起擠出來,不就有好多的鮮乳了嗎?於是從那天起,他不給小牛喝奶,也不去擠奶。一個月後,他請了好多的親朋好友到家裡,並拿出一個大木桶,想擠滿一桶新鮮的牛奶來宴客,卻一滴也擠不出來。這則譬喻故事的意思是:想布施的人,不必等到錢多時再來布施做功德,如果平時不養成樂於助人的行為,就如「牛腹蓄乳」一樣,等到失去財勢機緣了才後悔,已無濟於事了。

  8.因果不信報後悔:一粒稻種子撒在不同的土裡,會以不同的因緣生長結穗,沃田裡的稻穗必豐收,瘠土上的稻穗必貧枯,一粒稻種子都有因果差異,我們要相信「如是因,如是果」的業報真理,時時警惕自己,不要放逸六根種下惡因,否則感受惡果時已噬臍莫及了。

  9.愛國不貞亡後悔:「覆巢之下無完卵」,國家的興盛,是國民的福祉,所以全體國民,不論在朝在野,不分公職私職,都應當以國脈存亡為己任,努力貢獻。

  10.佛道不修死後悔:身強體健時,不好好修行求菩提,等到白髮頻添、齒牙動搖,連佛號都念不住了,還能精進修持嗎?所謂:「人身難得今已得,佛法難聞今已聞;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?」等到無常來臨,才勞駕別人為我們持念「往生咒」,就太遲了。


  綜合上面十種後悔來看,人際間的因緣要及早把握,常保一顆懺悔的心,覺得我對不起一切眾生,有了這顆不爭不執的心,可以避免貪瞋的染污,人事關係自然隨之和諧了。

  除了人事上的懺悔之外,更要有工作上的懺悔。譬如蓋房子偷工減料,造成崩坍的不幸,良心上能不懺悔嗎?為了騙取厚利,仿冒盜用,粗製濫造,不顧商業道德,破壞國家形象,不應該懺悔嗎?為滿足個人貪欲,惡性倒閉,造成金融混亂,使多少人生活陷入困境,使社會籠罩苦難陰影,能不懺悔嗎?如果人人有懺悔的善心,以大眾利益為前提,置個人得失於度外,我們的社會就能繁榮富庶,國家就能和諧安樂。





  佛經裡有十種懺悔法門,為我們在人事和工作上的懺悔提出了指引,這十種懺悔法門是:

  1.對諸佛懺悔:對諸佛懺悔,並不是要我們跪拜偶像,對木頭石像磕頭,而是要我們洗心革面,移情化性。過去有一位虔誠的信徒,每天從花園裡採擷鮮花到寺院供佛,終年不輟,無德禪師嘉勉她說:

  「妳每天都能虔誠的以香花供佛,真是難得。經典記載:常以香花供佛者,來世當得莊嚴相貌的福報。」

  這位信徒聽了,很是歡喜,請求禪師繼續開示:

  「師父,我每次來寺院,以香花禮佛,覺得心裡清涼而寧靜;可是一回到家,面對瑣碎的家務,像陷身火窟一樣,覺得焦灼不安。請師父開示,如何在煩囂的塵世中,保持一顆清淨心呢?」

  無德禪師反問:「妳知道如何保持花朵的鮮豔嗎?」

  信徒回答:「只要每天換水,並剪去泡爛的那截花梗,花就不易凋謝了。」

  無德禪師回道:「保持一顆清淨心,也是這樣;我們好比花,生活環境像瓶裡的水,要每天淨化身心,多多懺悔反省,去除腐爛的習性,長養清淨的心苗,才是禮佛的真義。」

  信徒聽了,恍然大悟,歡喜作禮:「謝謝師父開示,希望以後有機會過一段寺院修行生活,享受暮鼓晨鐘、菩提梵唱的寧靜。」

  無德禪師笑道:「妳的呼吸便是梵唱,脈搏跳動就是鐘鼓,身體便是廟宇,兩耳如同菩提,言語動靜舉手投足間,無處不是寧靜,何必執著寺院形相呢?」

  在佛菩薩面前參禪或懺悔,不僅是身體的跪拜誦念,重要的是拋去心中的雜念,息下妄緣,割捨罪業,清淨身心。

  2.對父母懺悔:為人子女者,自忖有虧孝道,不能甘旨奉養,光耀門楣,因而懺悔改進,也是一種孝心。

  3.對子女懺悔:為人父母者,常覺得對子女哺養照顧不夠,對他們的呵護關愛不夠,因而力謀周全,必定可以做好父母。

  4.對師僧懺悔:過去印度有一個迦奢國的國王想謀害大象王,命令殺手穿了袈裟,偽裝成沙門的模樣前往,被大象王的母親識破行藏,勸兒子拒見以避禍,大象王決定捨身度化頑劣,答謝母親說:

  「見袈裟一相,知是慈悲本;此必歸佛者,愍念諸眾生。汝勿懷疑慮,宜應速攝心;被此法衣人,欲渡生死海。」

  師與僧,都是傳道人,是真理的化身,是暗夜的明燈,即使不能效法大象王的慈悲,也應該常向師長懺悔、慚愧自己於道業沒有成就。

  5.對弟子懺悔:做師父和老師的人,也要常反省對弟子有沒有盡心盡力教誨,以免誤人子弟,作賤人才。

  6.對國主懺悔:國家保護我們,領袖領導我們,使我們能安居樂業,而我們對國家和社會又貢獻了多少?有了這樣的懺悔心,自能負起保家衛國的責任。

  7.對檀越懺悔:一個出家人,對信徒檀越也要有懺悔心,覺得我沒有全力為大眾解除疑難,沒有時時為大眾度化災厄,實在愧對三寶與緇素,所以要好好用心,多做一些弘法利生的事業。





  8.對良友懺悔:與朋友相處,總覺得你待我太好,我對你不厚道,如此多多嚴以律己,寬以待人,才能廣結善緣。

  9.對所化懺悔:信徒對佛教、寺院的護持,要耗費多少時間?花費多少金錢?而自己對信施究竟有多少助益?一念及此,內心即有海深山積的慚愧!

  10.對龍天懺悔:天龍八部護持我們,在冥冥之中加被我們,使眾多因緣成就我們,度越一切夷險,不墮愚痴迷途,我們能不好好回饋十方大眾,報答天龍八部嗎?

  懺悔是如此的美好,當人人前爭後逐、暴戾愁惱時,我們要退讓禮敬、謙敬懺悔,使心地如熙日般光明,性情如和風般安詳。可是,社會上對於能懺悔改過的人,並不能真正尊重,也少見包容。如犯人釋放之後,雖已改過自新,立志向善,可是回頭悔改的浪子,常缺乏工作機會,在沒有出路,無立足之地的惡況下,只好再度犯罪,實在可惜!

  《五分律》云:「若知有罪,而懺悔者,增長善根。」佛教徒應該有大度量、大胸襟,包容懺悔的人,協助懺悔的人。金代禪師養蘭的公案,就是一個例子。

  金代禪師在寺旁庭院裡栽培了幾百盆蘭花,並且視蘭花為愛徒。有一天,禪師因事外出,吩咐弟子代為照顧,弟子在澆水時,不小心把蘭花架絆倒,整架蘭花毀成一堆,弟子非常愧疚,決定等師父回來後勇於認錯,甘願受罰。金代禪師回到寺裡,看見蘭園裡的殘破景象,聽了弟子真誠懇切的懺悔,不但不生氣,反而心平氣和的安慰弟子說:

  「我之所以喜愛蘭花,是為了用花供佛,美化寺院,不是為了生氣發怒而種植的。生死流轉,物相無常,如果迷戀於心愛的事物,執著不能割捨,就不是禪者的行徑了。」

三、感情上的懺悔與修持上的懺悔

  人生短暫,一如輕煙與飛霧。有的人追求愛欲榮華,過著愚痴煩惱的生活;有的人斷欲守空,過著清淨清涼的日子。崇高與卑微,全在感情的一念取捨。我們在感情的生活裡,要有懺悔的心情,覺得這件事我對不起某人,這個地方是我錯了,這種情形是我疏忽了……,日日懺悔,日日改進,性情胸襟自然能開闊,生活品質自然能提昇,否則每天被感情牽制束縛,住在五欲六塵的牢獄中,不能超拔,不能解脫,那種瞋恚驚怖、垢穢怨禍的日子,實在是苦不堪言。

  佛經裡有一段記載,說明懺悔不但能改變一個人的氣質,還能改變一個人的相貌:印度波斯匿王,有一個面容醜陋的女兒,因為長得實在難看,即使貴為公主,也沒有男子喜歡她。國王不得已,只好在貧民窟中找一位青年,賜予高官厚祿,讓他與公主成親。





  婚後,因為公主實在醜陋,這位青年不敢帶她出雙入對的參加宮廷應酬,每次盛宴都是隻身前往。日子一久,大家都覺得奇怪,駙馬怎麼老是不帶公主出來?幾位駙馬的朋友,商議把駙馬灌醉,偷走他身上的鑰匙,一探究竟。

  被鎖在家中的公主,因為感傷自己的醜陋,日日虔誠地在佛前禮拜、懺悔自己醜陋的業障。當她懇切懺悔時,原本粗糙不堪合掌的雙手,漸漸變得雪白潤澤起來;那雙瞻仰佛像的細眼,也慢慢變得晶瑩美麗;當她向佛陀傾訴心曲,求佛寬恕時,整個人忽然變得氣質高雅,儀態優美。

  駙馬的朋友偷偷窺見虔誠禮佛的公主,果然國色天香,一個個屏氣凝神,幾乎看呆了。回去後紛紛數落駙馬自私小氣,藏美人於深宮之中。

  由此可知,懺悔者常蒙三寶加被,懺悔者多能移情化性,經常懺悔的人,能洗滌一切煩惱垢,長養無邊諸善根,消除業障,種植福田。

  至於修持上的懺悔,天台宗有三種懺悔法門:

  1.以戒律門懺悔:精持戒律,夙夜不懈的修持,猶如大火,燒去一切情識障。

  2.以功德門懺悔:常行功德,供養三寶的修持,猶如春風,消去一切煩惱障。

  3.以無生門懺悔:勘破生死,修習無我的修持,猶如淨水,洗去一切知見障。

  修持懺悔的法門雖多,最重要的是要真誠發露。發露,就是把自己的罪過在大眾面前坦誠無諱地說出來。從懺悔的情狀,可以看出一個人懺悔的等級。如果是上品的摯誠懇切,懺悔時會全身流汗,且痛哭流涕,淚中帶血,這是最高的懺悔;中品的懺悔,身上所有毛孔發熱,眼睛布滿血絲,眼淚、鼻涕雙流,懊惱欲死;最普通的下品懺悔,則是涕淚縱橫,俯身不起。

  懺悔,要至誠發心,罪業才能消除。過去有一個小沙彌走夜路時,不小心踏死了一隻青蛙,師父知道以後,神色黯然的對小沙彌說:

  「真是罪孽深重啊!你怎麼可以隨便踩死生靈呢?為免業報輪迴,你只好到後山跳崖捨身謝罪了。





  小沙彌一聽,剎那間猶如五雷轟頂,這才知道禍根大了,只好含淚拜別師父,萬分傷心到山後懸崖,往下一看,深谷又深又暗,小沙彌心想:跳下去,粉身碎骨,必死無疑;不跳呢,三塗受苦,累世輪迴,業報逃不掉,這可怎麼辦呢?小沙彌忍不住掩面痛哭了起來。這時正巧有一個殺豬的屠夫經過,看到小沙彌跪在路旁哀哀痛哭,覺得很奇怪,上前追問,小沙彌一五一十地把前因後果說了一番,屠夫聽了,頓時悲從中來,悔恨萬分的說:

  「小師父呀!你不過無心踏死一隻青蛙,就要跳懸崖自殺才能消業。我天天殺豬,滿手血腥,這罪過豈不更重了。小師父,你不要跳崖了,讓我跳吧!應該謝罪赴死的是我啊!」

  屠夫一念懺悔心生起,就毫不遲疑的縱身朝懸崖一跳,眼見就要命喪深谷時,一朵祥雲冉冉從幽谷中升起,不可思議的托住了屠夫的身子,救回了他的生命。

  這個「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」的涵義,正是顯示修行懺悔的希有殊勝。真誠的懺悔,可以洗除我們無邊的罪孽,還給我們本來清淨的面目,譬如磨鏡,垢去而光現。

四、行為上的懺悔與心理上的懺悔

  我們平日在身、口、意三業上,不知造了多少的罪業:身體所造的罪業如殺生、偷盜、邪淫;口說所造的罪業如妄語、惡口、兩舌、綺語;心想所造的罪過如貪欲、瞋恚、愚痴。這些身、口、意行為上所造的惡事,稱為「十惡」,也就是十種過失。

  自古以來,有許多大德撰寫過不少懺悔偈文,無非是勸世人去除三業上的過失。譬如梁朝簡文帝曾作過《六根懺悔文》,為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懺悔;梁武帝也作過《摩訶般若懺悔文》、《金剛懺悔文》;對聲韻學有極大貢獻的文士沈約,也作過懺悔文;陳文帝作過《妙法蓮華經懺悔文》;寶誌禪師作過《梁皇寶懺》;悟達國師作過《慈悲三昧水懺》,歷代各朝文士君主的類似作品不計其數,可知不僅出家人要修持懺悔,一國之君要行懺悔,甚至全國國民都要行懺悔,如此國民道德必然高尚,社會風氣也會和諧。

  佛教徒如何從行為上懺悔呢?我們可以隨時隨地從下面四種行為上,成就自己的慚恥正覺:

  1.說好話來懺悔:無論對什麼人、什麼事,都抱著慈悲喜捨的心情,以好話去讚美,這就是懺悔。經上說:「甘露及毒藥,皆在人舌中。」為人好口齒,既能助長他人善根,又能增益自己德行,何必吝嗇呢?

  2.捐善款來懺悔:如修橋鋪路、冬令救濟等多行布施,多做功德,既能驅伏貪愛,又可以惠施眾生,也是一種懺悔。

  3.勤勞服務來懺悔:發心為大眾服務,到寺廟發心作務,來懺悔自己的罪業,《法句經》上說:「履仁行慈,博愛濟眾,有十一譽,福常隨身。」這種懺悔方式,也是種福田。

  4.成就他人來懺悔:多為別人著想,多成就他人好事,譬如撮合別人的美滿姻緣,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屬;在荷蘭有一個小人國,據說建設小人國的主人,是基於當初沒有滿足自己的孩子希望擁有玩具的願望,後來小孩子死了,爸爸慚愧懺悔不已,因此建了小人國,供給天下兒童遊玩,來懺除自己心中的過失。





  這種由心理上的懺悔,轉化成行為上的樂善好施,依經典上的記載,可以有五種福報:

  一者、終不遠離一切聖人;
  二者、一切眾生,樂見樂聞;
  三者、入大眾時,不生怖畏;
  四者、得好名稱;
  五者、莊嚴菩提。

  至於心理上的懺悔,在《摩訶止觀》裡,也提到五種懺悔法門:

  1.懺悔:常誦念懺悔偈「往昔所造諸惡業,皆由無始貪瞋癡,從身語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懺悔」,來消除罪業,獲得內心的清淨。

  2.勸請:譬如說話得罪了人,做事冒犯了人,主動的請他指教,邀他聚餐,禮請他參加各種活動。又邀請大眾來做功德、做好事,勸導社會共發慈悲心,發菩提心,這也是懺悔法門。

  3.隨喜:別人說話時,我們歡喜的聆聽,為他助興;別人做事時,我們高興隨緣參與,不忘給予讚美、鼓舞;此外還有隨手助人,廣結善緣,是隨手的歡喜;隨耳聽話,欣賞同情,是隨耳的歡喜;隨眼注視,關懷慈愛,是隨眼的歡喜;隨心贊同,感同身受,是隨心的歡喜。這種種隨喜都是功德,每天歡喜快樂,就是懺悔。但是一般人常常忽視歡喜的懺悔,和別人相處時愁容滿面、淚眼汪汪,把煩惱傳染給別人,影響大家的情緒。為了個人的不樂,增加大家的憂慮、苦惱,實在罪過。因此我們要自己歡喜,也給大家歡喜,這就是懺悔。

  4.回向:我們自己做的功德,不敢自己獨享,回向給大家共同享受,如此回自向他,就是心念上的好懺悔。譬如點一盞光明燈供養菩薩,雖然只是一件小事,但是發願點這一盞燈,普天下的人都能照到,都能蒙受佛陀的光明,這是多麼好的願心!布施一塊錢,雖然只是小小的一塊錢,但是布施時,發願將這布施的功德,解決天下人的苦惱,這種回小向大、回事向理的懺悔,是多麼大的力量!(「回向偈」不只是口中唱唱,還需要身體力行,真正付諸實踐。)

  5.發願:在寺院裡,出家人早晚功課,常念四弘誓願文:「眾生無邊誓願度,煩惱無盡誓願斷,法門無量誓願學,佛道無上誓願成。」這四種發願懺悔,就是為了永拔生死根本,無復貪恚愚痴苦惱之患。過去勝鬘夫人在佛陀授記後,恭敬的發了十大願,成為佛教發願的師範,這十大願的前五願,就是最具體的心理懺悔法門:

  我從今日,乃至菩提,於所受戒,不起犯心;
  我從今日,乃至菩提,於諸尊長,不起慢心;
  我從今日,乃至菩提,於諸眾生,不起恚心;
  我從今日,乃至菩提,於他身色,及外眾具,不起嫉心;
  我從今日,乃至菩提,於內外法,不起慳心。

  佛陀涅槃一百多年後,印度有位了不起的佛教仁王,叫做阿育王。阿育王在信仰佛教之前,與秦始皇一樣,殺人無數;學佛之後,一直想做功德滅罪。





  有一次他邀請很多高僧到宮中接受供養,希望以恭敬三寶來滅罪。阿育王為了表示恭敬,便在所有僧侶面前,一一禮拜。可是當他走到一位小沙彌的面前,卻為了拜與不拜而感到為難。禮拜的話,擔心別人笑他一國之君,向一小沙彌禮拜,不頂禮呢,又擔心對三寶不恭敬。左右為難之下,只好把小沙彌叫到無人之處,勉強屈身頂禮,並囑咐:

  「我是一國國王,不能隨便向人禮拜,尤其是你這麼小的孩子,剛才我向你頂禮的事,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喔!」

  小沙彌聽了阿育王的話,默默放下受供的缽,蹤身一躍,突然縮小身子,跳進了缽中,沿著缽緣遊走,又跳出缽外,向阿育王一笑,如此進進出出,神通無礙,阿育王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小沙彌定住身後,慢慢走到阿育王面前合十,說:「大王,剛才的事,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喔!」

  阿育王羞愧萬分,趕快懺悔道歉。

  從此阿育王對於一切出家人,不分老小賢愚,都恭敬而不起慢心了。

  我們要時時懺悔身、口、意的罪業,從行為與心理上痛改前非。罪業在事相上雖然存在,但是在本性上卻是沒有的,經上說:「罪業本空由心造,心若滅時罪亦亡;心亡罪滅兩俱空,是則名為真懺悔。」所以罪業如霜雪,也是因緣所生,本無自性,不過是一時的沾染滯縛,如果用般若智慧的陽光去觀照它,誠心懺悔,不復再造,自然能夠融化。在無生門的懺悔方法裡,只要一念不生,不起一切的妄念惡想,就是真正的懺悔。如果進一步證悟到真如不動的自性,一切罪過自然不懺自除了。

  佛教的懺悔主義雖然有不同的內涵與深淺的層次,但是自他無二,事理一如。為自己懺悔,即是為他人懺悔;為他人懺悔,也就是為自己懺悔,自己與一切眾生是不能分開的。

  有位信徒問普交禪師:「懺悔法門是為自己懺悔?還是為他人懺悔?若為自己懺悔,自己罪性從何而來?若為他人懺悔,他人非我,不能替代,怎能為他懺悔?」

  普交禪師思索良久,無法回答,便四處雲遊參訪,尋求解答。一日來到泐潭禪師處,腳剛踏進門,泐潭禪師就「呵!」的大叫一聲。





  普交禪師不明就裡,正要開口表明來意,泐潭禪師的禪杖已迎頭揮了過來,普交禪師莫名其妙,只有暫時避開。過了幾天,泐潭禪師找到普交禪師,對他說:「我有古德公案,想與你商量。」

  普交禪師驚疑未定,一聲驚詫「呵!」還來不及出口,泐潭禪師又「呵!」的大叫了一聲,迴音在普交禪師胸腔中震盪不絕,宛如普交禪師自己的發聲,普交禪師一剎那間豁然開悟,不禁哈哈大笑。泐潭禪師看他已悟,高興地執著他的手追問:「你會佛法嗎?」

  普交禪師笑著「呵!」的叫了一聲,把泐潭禪師的手宕開去。

  泐潭禪師知道普交禪師已經洞明「人我一如,自他無二」的懺悔法門,當下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懺悔是學佛者必修的法門,更是建立祥和社會的救世法寶,因此,我們要能時時抱持懺悔的態度,有清明的心胸,早日見到自己的真如自性,享受快樂解脫的人生。

  西元一九八四年七月二十一日講於台中中興堂


【提醒: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