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返回文章列表] [返回最愛列表] > 文章類別:神佛傳說

至聖先師孔子

張貼者:🛂黛西
閱讀人數:3875人 張貼日期:2024-03-27 01:30:00
2             加Line好友    加Line社群



影片連結:至聖先師孔子
https://youtu.be/HPqQvQzqTbk


孔丘
公元前551年9月28日(魯襄公廿一年)
魯國陬邑(今山東曲阜市南辛鎮)
逝世 公元前479年4月11日(魯哀公十六年)(享壽71歲)

魯國 別名 孔佐
時代 春秋時代
地區 中國
學派 儒學
主要領域 倫理學、社會哲學 著名思想 儒學 受影響於顯示

▼ 影響於顯示▼
孔子 漢語名稱 正體字 孔子 簡化字 孔子

孔丘(前551年9月28日[註 1][3]-前479年4月11日[4]),子姓,孔氏,名丘,字仲尼,後代敬稱孔子或孔夫子。

生於魯國陬邑,祖先為宋國人,東周春秋末期魯國的教育家與哲學家,曾在魯國擔任官府要職。

孔子為儒家創始人,其思想對鄰近地區,如:朝鮮半島、琉球、日本、越南、東南亞等有深遠影響,此等地區也被稱爲儒家文化圈。



北京孔廟孔子像



孔子教學圖 家系與出生
孔子世家大宗世系和孔子誕辰日 孔子為魯國人,遠祖是殷商王室,武王克殷後,他的祖先分封到宋國。
其十六世祖是殷商帝乙,十五世祖為宋國第二任國君宋公仲,十二世祖是宋前閔公,十一世祖弗父何讓位給弟宋厲公,拜為宋國上卿。

七世祖孔父嘉是宋國大夫,曾為大司馬,在宮廷內亂中被殺,孔父嘉子木金父避災逃到魯國的鄒邑定居,作魯國的大夫。 孔子的父親叔梁紇居於魯昌平鄉鄒邑,為鄒邑大夫。叔梁紇與原配施氏連出九個女兒,他望子心切,於是續娶一妾,得一子名孟皮,卻腳有殘疾。叔梁紇在七十二歲時三度娶妻,娶了十八歲的顏徵在[來源請求],由於婚姻不合禮制,被史書稱為野合,約在魯襄公廿二年(公元前551年)生下孔丘。

顏徵在曾私下至尼丘山祭祀尼丘山神以求子,故取名丘,字仲尼。 儀容 孔子生而首上圩頂,而孔子,名「丘」,即是來源於此的說法。

而唐朝司馬貞認為:「圩言烏。頂音鼎。圩頂言頂上窳也,故孔子頂如反宇。反宇者,若屋宇之反,中低而四傍高也。」即孔子頭頂中部有凹陷。



清朝陳立相信此說,「是孔子首形象邱,四方高,中下,故名丘焉。」史學家錢穆在《孔子傳略》中也持此說。

孔子身高九尺六寸(據中國度量衡條,西周一尺約19.1公分,八寸為一尺,則孔子身高約186公分;
戰國時期為一尺23.1公分,十寸為一尺,則孔子身高為221.76公分。

以魯尺當遵循周禮而言,則《孔子世家》所載之九尺六寸,當為186公分。)

被後世稱為「長人」,這是孔子父親的遺傳。

據《左傳·襄公十年》曾記載:孟獻子曾稱讚孔子父親叔梁紇能力舉城門,說:「這就是《詩經》所說的『像老虎一樣有力氣』的人。」

早年教育 孔子早年生活極為艱辛,他說:「吾少也賤,故多能鄙事。」

孔子三歲時,叔梁紇去世,葬於魯國東部的防山,孔母未將墓的所在地告訴孔子。

顏氏移居曲阜闕里,將其撫養成人。
幼年的孔子常將祭祀用的禮器(俎豆)擺設起來,練習行禮演禮,作為一種遊戲。

孔子的母親在他17歲時去世[11],孔子希望將父母合葬。
為了打聽父親葬處,他將母親棺殯停於路口(五父之衢),向路人打聽。
後孔母的鄰居曼父之母,告訴孔子叔梁紇的墓處,孔子這才將父母合葬於防山。

第二年,孔子在為母親守喪時,季孫氏宴請士一級的人(饗士)。孔子前往,不想卻被季孫氏家臣陽虎訓斥並拒絕。但後世學者多懷疑此事有偽。





19歲時孔子為魯國貴族季孫氏做文書、委吏和乘田等小吏,管理倉儲和畜牧。
娶宋人亓官氏為妻,第二年亓官氏生子。
魯昭公派人送鯉魚表示祝賀,該子便名為孔鯉,字伯魚。

孔鯉先孔子而死,有遺腹子孔伋,字子思。 23歲時孔子開始在鄉間收徒講學,學生有顏由(顏回之父)、曾點(曾參之父)、冉耕等。[15] 魯昭公十七年,郯國國君郯子訪魯。

郯子博學多才,27歲的孔子慕名拜見。韓愈《師說》有語:「孔子師郯子。」

孔子先後「問禮於老聃,學鼓琴於師襄子,訪樂於萇弘。
」 大約三十歲左右,最初的一些弟子來到孔子身邊。

此後,孔子一直從事教育事業,他廣收門徒,相傳弟子三千,賢人七十二。

他首倡有教無類及因材施教,成為當時學術下移、私人講學的先驅和代表,故後人尊為「萬世師表」及「至聖先師」。

適齊 三十五歲時,魯昭公被魯國掌權的三桓季孫氏、叔孫氏、孟孫氏擊敗,逃到齊國,孔子便離開魯國到齊國,為高昭子家臣。

孔子曾與齊太師談說音樂,聞習韶樂之盛美,三月不知肉味。
齊景公問政於孔子,孔子說:「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。」
齊景公說:「善哉!信如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。




雖有粟,吾得而食諸?」
他日又問政於孔子,孔子說:「政在節財。」景公想封孔子為尼谿田大夫,遭齊相國晏嬰進言勸阻,晏嬰認為孔子會干擾齊國的文化。後來得知齊大夫想害孔子,景公沒有辦法,只好辭退孔子,孔子則重回魯國,聚徒講學。

初仕魯國 魯定公九年,51歲的孔子仕魯,初為中都宰(中都為今山東汶上縣),一年後做季孫氏司空,再升為魯國大司寇,期間行攝相事。 魯定公十年,魯定公與齊景公會於夾谷,孔子成功說服齊歸還侵占魯的汶陽等地。

 魯定公十三年,孔子為重新確立魯公室的權威,策劃實施「隳三都」的政治軍事行動,希望能夠削減三桓的實力,於是先墮叔孫氏之郈,再墮季孫氏之費,後沒能圍攻孟孫氏郕邑,功敗垂成。
魯定公十四年,孔子誅殺魯大夫亂政者少正卯;
但有看法認為少正卯事件是受到法家思想影響的後世學者所杜撰。

由於孔子治下魯國頗有起色,引起齊人警懼,齊大夫黎鉏設計,向魯贈送女樂文馬使魯定公不問朝政,並讓孔子與魯定公、季桓子等人之間在道德與政策上的分歧難以彌合,最終孔子去魯仕衞。

周遊列國 離開魯國以後,孔子率眾弟子周遊列國,輾轉於衞、曹、宋、鄭、陳、蔡、葉、楚等地,然而均未獲重用。

其間,在匡、宋、蒲等地,孔子一行多次被困遇險。

留衞期間 孔子到了衞國,在前往陳地時,途經匡城,顏刻舉策指著郭外缺口說:「昔吾入此,由彼缺也。」因孔子身材高大,被匡人誤以為是魯國的陽虎,而遭圍捕。

子路感到憤怒,奪戟準備交戰,但被孔子阻止。過程中孔子曾與顏回失散,一度以為顏回已死。

衞靈公提供孔子與仕魯時同等的俸祿。

居住一段時間後,遭人誣諂而離開。



孔子在蒲城滯留幾個月後返回衞國,衞靈公夫人南子非常想見孔子,並派人逼孔子去謁見她。孔子不得已就去了,臉朝著北面,低頭俯地,不敢正視她;她亦於帷幕中再拜孔子。

子路得知南子見孔子之後,為此事甚感不滿,孔子心裏明白,便對著子路向天發誓說:「我如果做了錯事的話,就讓老天處罰我吧!」

數月後,衞靈公與夫人南子同車,孔子為次,其餘官員在後,招搖遊市而過。
孔子對此事引以為恥,顏刻問有何恥辱,孔子感嘆:「我還從未遇見過好德勝過好色的人啊!」
便離開衞國。 過宋之危 孔子到了宋國以後,在大樹下和弟子習禮。宋司馬桓魋欲殺孔子,將大樹拔除。

弟子打算盡速離去,孔子說:「上天給了我德行,桓魋能把我怎麼樣呢?」 相失於鄭 孔子在鄭國時,與弟子失散,孔子獨自站立在外郭的東門。有人告知子貢,東門有人的額頭像堯,脖子像皋陶,肩膀像子產,腿長比禹短了三寸,但狼狽得像「喪家(喪事人家)之犬」[註 7]。弟子終把孔子尋回,並將此話告訴孔子,孔子欣然笑曰:「形容我說像那些聖賢的樣貌,還在其次。但說我像條『喪家之犬』,真的講得很對、很對!」

受困陳蔡 周敬王三十一年(魯哀公六年,前489年)壬子,吳伐陳、楚伐蔡之際,楚昭王派人聘請孔子,孔子隨即出發。陳、蔡大夫懼怕孔子為楚國所用,便將孔子圍困在陳、蔡野外,孔子等人不得行,絕糧七日,許多弟子病倒不起。弟子中多有不快者,孔子仍舊講誦不絕。後來派子貢至楚,楚昭王興師迎接孔子。孔子在楚國期間,楚昭王一度想封給孔子七百里土地,令尹子西以孔子手下人才濟濟,如果獲得封地將來會威脅楚國統治為由勸阻了昭王。

晚年 顛沛流離凡十四年,前484年,年近七十歲的孔子被季康子派人迎回魯國尊為國老,但未受魯哀公的任用,這段期間孔子專注於教育和古籍整理。前483年,獨子孔鯉先孔子而死。




前481年,顏回先他而去世。孔子有所感慨:「昔從我於陳蔡者,皆不及門也。」

哀公十四年夏,齊國陳恆弒其君,孔子齋戒沐浴三天,向哀公懇請伐齊,哀公讓他「去問季孫氏」,後孔子向季康子請求出兵,結果遭到拒絕。

公元前479年3月9日(魯哀公十六年四月己丑日,儒略曆3月9日,格里曆3月4日,夏曆二月十一),孔子逝世,享壽七十一歲,被葬於曲阜城北的泗水岸邊。眾弟子為其服喪3年,子貢為孔子守墳6年。 回首一生,孔子說:「吾十有五而志於學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逾矩。」

理念 思想方面
「仁」的人生哲學 孔子會針對不同的弟子與不同的時機來講述「仁」,因材施教。大致來說,孔子的「仁」就是曾子所說的「忠恕」二字而已。

孔子又說:「剛毅、木訥,近仁」、「巧言令色,鮮矣仁」在告訴我們「仁道」就是真誠踏實,切忌浮誇不實而違逆正道。

子貢有一次問孔子:「如有博施於民,而能濟眾,何如?可謂仁乎?」
孔子說:「何事於仁,必也聖乎!堯舜其猶病諸!夫仁者,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達而達人。
能近取譬,可謂仁之方也已。」孔子告訴子貢行仁不必好高騖遠,從自身做起,再推己及人。

顓孫師志向太高,孔子認為他的個性可能流於偏激,所以孔子告訴顓孫師行仁的方法有五道:「恭、寬、信、敏、惠。恭則不侮,寬則得眾,信則人任焉,敏則有功,惠則足以使人。」

孔子告訴顓孫師行仁要從「嚴以律己,寬以待人」著手。
對於自己的修養要嚴謹,對待別人則是恭敬寬容,又能厚待別人,如此才是行仁的方法。



顏淵是孔門弟子中的模範生,孔子曾稱讚他「其心三月不違仁」。

孔子只希望他能用「禮」來進一步約束自己就可以了。

《論語·顏淵》一章:「顏淵問仁。
子曰:『克己復禮為仁。
一日克己復禮,天下歸仁焉。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』

顏淵曰:『請問其目。』子曰:『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,非禮勿言,非禮勿動。』顏淵曰:『回雖不敏,請事斯語矣。』」

冉雍品德優良,又有政治才幹,曾任季氏宰。
當他問仁時,孔子說:「出門如見大賓,使民如承大祭。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
在邦無怨,在家無怨。」孔子的回答比較偏向政治層面。孔子告訴冉雍行仁的方法就是待人恭敬,使民寬愛,如此一來,大眾對你都沒有怨恨,就是行仁政。 司馬牛言多而躁。當他問起孔子什麼是仁,孔子告訴他「仁者其言也訒」,揭示慎言的重要。





當子貢問仁時,孔子用比喻的手法來告訴他「以友輔仁」的重要:「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居是邦也,事其大夫之賢者,友其士之仁者。」

孔子又諄諄告誡我們:「當仁,不讓於師」、「無求生以害仁,有殺身以成仁」以及「君子去仁,惡乎成名?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」。

部分思想的弊端 孔子思想的核心是仁和禮,仁者愛人,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,但是這種「仁」,是有等級的。

禮指的是周禮,這種禮是分為天子、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等不同等級的人使用的物品,禮儀,音樂皆有各自使用的方法不能逾越。 孔子認為貴賤有序,親疏有別。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的關係是恆定的,不可打破。

「禮」的社會秩序 禮,就是「節制」,宋明儒者也解作「理」。

《司馬遷·太史公自序》有:「禮以節人,樂以發和。」我們來看孔子對於禮的闡釋: 《論語·泰伯》:「子曰:『恭而無禮則勞,慎而無禮則葸,勇而無禮則亂,直而無禮則絞。』」

禮,也是「真情」,而且在上位者必須作為人民的表率。所以孔子接著說: 『君子篤於親,則民興於仁;故舊不遺,則民不偷。』 禮,不是浪費鋪張,而是真情流露;
寧願節儉簡陋,也不奢侈浮誇:

《論語·八佾》:「林放問禮之本。

子曰:『大哉問!禮,與其奢也,寧儉;喪,與其易也,寧戚。』」

《論語·陽貨》:「子曰:『禮云禮云,玉帛云乎哉?
樂雲樂雲,鐘鼓云乎哉?』」 禮,是對天地萬物的尊重。

藉由對禮法的好問,來表達自己對於天地的敬意: 《論語·八佾》:「子入太廟,每事問。



或曰:『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?入太廟,每事問。』子聞之,曰:『是禮也。』」 君子與小人 君子與小人雖然是以身份地位區分開來的,但孔子不認為這是唯一的差別,更重要的在於修養和境界。對此孔子有很多說明,如他說:「君子中庸,小人反中庸。」

中庸(「不偏不倚,無過不及」),是修養的最高境界,同時也是方法,有著豐富而精微的內涵,並提出(「君子正其衣冠,尊其瞻視,儼然人望而畏之,斯不亦威而不猛乎」)的說法,表示端正服飾是君子的重要大事。
近百年來,不少人反感於中庸,大概是將它誤解為同流合污、媚世自是、毫無原則的偽君子行徑,其實這樣的鄉愿也正是孔子所深惡痛絕的,他說:「鄉愿,德之賊也。」他認為,如果不能達到中庸,狂狷是次好的境界,畢竟「狂者進取,狷者有所不為」。 孔子又說: 「君子喻於義,小人喻於利。」 「君子博學於文,約之以禮,亦可以弗畔矣夫!」 「質勝文則野,文勝質則史,文質彬彬,然後君子。」 「君子坦蕩蕩,小人長戚戚。」 「君子食無求飽,居無求安,敏於事而慎於言,就有道而正焉,可謂好學也已。」

「君子道者三:仁者不憂,知者不惑,勇者不懼。」
「君子不以言舉人,不以人廢言。」
「君子泰而不驕,小人驕而不泰。」
「君子固窮,小人窮斯濫矣。」
「君子周而不比,小人比而不周。




「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。」
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。」

教育方面 孔子主張育德為先,後以全面發展「志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游於藝。」,「行有餘力,則以學文。」
有教無類: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 因材施教:了解學生根據不同的人與個性,進行洽如其分的教導「不憤不啟 不悱不發。舉一隅不以三隅反 則不復也。」

實事求事:「知之為知之,不知為不知,是知也。」 知行合一:「學而不思則罔,思而不學則殆。」 學以致用:「知百工居肆,以成其事,君子學以致其道。」

哲學方面 孔子提倡中庸之道,中庸就是以中為用的意思,意義就是折中、平衡、不偏不倚,力戒片面,「樂而不淫,哀而不傷」「、「溫而厲, 威而不猛」。

權變:孔子強調執中但並不執泥強調不要頑固可以變通,「可與立,未可與權」「不得中行而與之,必也狂狷乎!狂者進取,狷者有所不為也。」 政治方面 治理:孔子懷念周公,欲從周禮,希望「齊一變至於魯,魯一變至於道。」

主張德治與禮治,用禮樂教化治理國家,政令刑罰居次。遵循堯舜之道,效法周文王、周武王之制。 經濟:孔子維護西周的井田制反對季康子的以田賦,展現了保守的立場。 宗教觀 孔子傾向不可知論,或者理性主義,孔子對宗廟中的祭禮很有研究,當作一種社會禮節來從事,但反而對宗教不太涉獵,最有名的一句是「子不語怪力亂神」;
其他還有「天何言哉?四時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?」;
「敬鬼神而遠之」;
「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」

所以目前一般認為孔子相信「或許有鬼神」,但更注重現實,認為「不用討論鬼神」。





但孔子對天神也沒有否定,孔子說過:「鬼神之為德,其盛矣乎!」由「獲罪於天,無所禱也。」;
「天生德於予,桓魋其如予何?」可知其為宿命論者:由「不知天命,無以為君子」,可知孔子是天命論者,可能認為有一個「人格天」的存在。

也有解釋為,孔子幾乎是無神論者。所謂的「獲罪於天」只是說「犯下滔天大罪」,並不指得罪上天。
「天生德於予,桓魋其如予何?」只是認為「自己是正義而必勝」。
所謂的「天命」,只是說「崇高的使命」而已:「鬼神之為德,其盛矣乎」是告訴弟子們「祭祀的意義」,且孔子在《論語》中「多次不願討論鬼神」的作為,可能接近無神論,但孔子因為時代因素等並不願直述。

 

孔子在曲阜孔林內的墓地,墓碑上書:「大成至聖文宣王」





【提醒: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