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返回文章列表] [返回最愛列表] > 文章類別:心靈文章

【好書推薦】➽《追風箏的人》

張貼者:Mamie (米娜)
閱讀人數:192人 張貼日期:2022-05-15
0             加Line好友    加Line社群





有人說:「經典的力量,在于人性的永恒,在于美的永恒。」
  世界名著《追風箏的人》,被各行各業的人推崇,便是揭示人性的力作。

  它講述了一對少年好友,因為一次變故,主人公阿米爾最終走向心靈救贖的故事,展示了人性的脆弱和虛偽、痛苦和救贖。 透過這種救贖,人生的一個真相也讓人頓悟:人性,是面鏡子。 這面鏡子,能照見不同的自己,照見真實的你我。

  《追風箏的人》:救贖之路就在於不舍不棄,為愛前行

「沒有誰是一座孤島,每本書都是一個世界。」  
秋日的一個假期,再看胡賽尼的這本《追風箏的人》,那個感動我許久的故事,如陳釀般回味心頭。

  眾生都苦,我們的心也隨著時光的累加,在這樣或那樣的現實中深陷,自囚於人性的樊籠,不得解脫。  
阿米爾說:「許多年過去了,人們說陳年舊事可以被埋葬,然而我終於明白這是錯的,因為往事會自行爬上來。回首前塵,我意識到在過去二十六年裡,自己始終在窺視著那條荒蕪的小徑。」  

信任與背叛,罪與罰,深淵與光明,在阿米爾的心中交織,多年過去,他從未釋懷。
回溯過往,不僅為了救贖,還有對往昔的深深追憶。在那條荒蕪小徑的盡頭,心靈深處的腐肉層層撕開,那是打開樊籠的門徑。  




01
「為你,千千萬萬遍。




哈桑的聲音在阿米爾腦中響起,那個烙在他心底的、追風箏的、兔唇的哈桑。
阿米爾的父親是當地貴族,擁有最華麗的屋宇,和尊貴的身份。母親生他時難產去世,阿米爾一度認為父親恨他,因為他奪走了父親最愛的人。
哈桑是家裡僕人的兒子,順理成章成了阿米爾的小僕人,他們喝同一個人的乳汁長大,在同一個院子邁出第一步,同一個屋頂下說第一句話。
阿米爾說的是「爸爸」,哈桑念的是「阿米爾」。有人說,第一個喊的人是心中最愛的人。

從小沒有母親的陪伴,又不得父親歡心的阿米爾,性格敏感又缺乏安全感,膽小又懦弱。而哈桑成了阿米爾堅定的守護者,每當鄰居孩子欺負他,瘦小的哈桑總是挺身而出,哪怕為此遍體鱗傷。
但哈桑的捍衛,毫無保留的忠實,讓阿米爾煩躁,因為他的心,因父親更欣賞哈桑而複雜痛苦,即使他小心遮掩迎合,依然獲取不了老爸溫和的注視,甚至他祈望自己身上也有哈桑兔唇似的殘疾,可以乞換來爸爸的憐憫。
然而那個冬天的風箏大賽,一切都改變了。
阿米爾想在大賽中一舉奪魁,讓老爸以他為榮,這於他是唯一的機會,獲取老爸關注的機會,只要他鬥敗所有的風箏,並帶回最後墜落的那隻風箏。
當最後那隻藍風箏墜落時,天空中飛翔著阿米爾的風箏,他體驗到了有生以來最棒的一刻,他看到老爸站了起來,為他歡呼,以他為榮。

「為你,千千萬萬遍。」哈桑微笑注視著阿米爾,隨後快速沖了出去,消失在街角,他要為阿米爾帶回最後那隻藍風箏。



當阿米爾找到哈桑時,哈桑正被阿塞夫為首的幾個不良少年圍攻,他們要哈桑手裡的藍風箏,哈桑寧肯遭受侮辱也不鬆手,他知道這隻藍風箏對阿米爾意味著什麼。

目睹這一切的阿米爾,閉上了眼睛,看著哈桑遭遇侵犯,他轉身離開了小巷。
阿米爾多希望能為哈桑挺身而出,就像哈桑無數次為他那樣,但他逃跑了,他害怕阿塞夫,害怕被折磨,他是個懦夫,是個不折不扣的膽小鬼,他不像為正義挺身而出的爸爸的兒子。





  02
拿回了藍風箏,阿米爾贏得了比賽的最終勝利,但他的心比鉛還沉。
哈桑的無私奉獻對比他的自私懦弱,他無法面對哈桑,看著哈桑仿佛就在提醒他的卑劣,最終他選擇了趕走哈桑。
面對阿米爾少爺指控他偷盜,哈桑垂下了黯淡無光的眼睛,承認了。
因為他不想老爺厭惡阿米爾,一起長大的哈桑最了解阿米爾對父愛的渴盼,為他做了最後的犧牲。
哈桑父子走了,離開了這個生他養他長大的地方。

阿米爾的心不僅沒有解脫,反而更加沉重,對哈桑的複雜心緒像一顆毒瘤,嵌在了阿米爾的心臟深處。
這時,戰火無情的席捲了家園,阿米爾和老爸不得已,逃往美國。遠離戰火紛飛的故土,平靜的時光一年年過去,阿米爾大學畢業了,成了名符其實的小說家。
當未婚妻索拉雅向他坦白自己叛逆的十八歲,與人私奔同居時,阿米爾想到的是自己如何背叛了哈桑,對他說謊,將他趕出家門,他這樣一個滿身罪孽的人,憑什麼去指責別人的過去?
他甚至嫉妒索拉雅,嫉妒索拉雅的勇敢,她的秘密公開了,解決了,而他依然背負。




03
父親去世十多年後,阿米爾接到父親好友拉辛的來電,希望他回去看看,說「那兒有再次成為好人的路」。 阿米爾又夢到了哈桑在雪地奔跑,綠色長袍的後擺拖在身後,黑色橡膠靴子踩得積雪吱吱響,他揮舞雙臂:為你,千千萬萬遍。





內心的渴望和無法釋懷讓他踏上了回歸的路,滿目瘡痍的故園,昭示著經歷的災難深重。
拉辛揭開了一個驚天大秘密: 他與哈桑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! 往事種種如煙滑過,他終於明白了父親對哈桑好的原因。

原來父親是一個盜竊者,他偷走了自己得知真相的權力,偷走了哈桑的身份,包括自己的榮譽與尊嚴。他突然發現,他和老爸是那麼像,他們都背叛了願意為他們付出生命的人。

而哈桑和家人慘死在塔利班的槍口下,留下十歲的兒子索拉博,被送到了孤兒院。
拉辛希望阿米爾回喀布爾,將索拉博帶回來。 還在塔利班統治下的喀布爾,阿米爾怎麼有勇氣回去?他有妻子,有家庭,有事業,有美好的未來,卻要拿命去賭,值得嗎?

拉辛說「這兒有再次成為好人的路」,阿米爾終於明白了,這不只是洗刷自己的罪孽,還有爸爸的,原來拉辛什麼都知道。
天人交戰後的阿米爾,人生第一次挺身而出,為了侄兒,更為了自己,走上了自我救贖之路。

然而索拉博卻被帶走了,被成為塔利班的阿塞夫,變成了孌童。

阿塞夫這個「老朋友」讓阿米爾膽寒,顫抖的他,不得不為贏得索拉博與這個「老朋友」生死搏鬥,只要走出房間就自由了。
從小到大沒打過一次架的阿米爾,被阿塞夫的不鏽鋼拳套揍得爹媽都認不出,不斷聽到肋骨斷裂的聲音,接著是額骨,臟腑,下巴,牙齒...... 當年激怒哈桑,趕走哈桑,都未曾有一刻好受的阿米爾,在這時,被揍得體無完膚的這一刻,突然好受了,積鬱幾十年的心,突然鬆快了,滿身是血的阿米爾笑了。

這時,卑微的索拉博,哭得滿臉淚、眼影、胭脂混雜的索拉博,拉滿了彈弓,對準阿塞夫,一如他父親當年捍衛阿米爾。 左眼被射中的阿塞夫,慘叫著在地上翻滾。索拉博扶起血人似的阿米爾走出了房間。








04
阿米爾和索拉博都獲救了,那個房間裡發生的事,成了兩人間的秘密,拉近了彼此心的距離。
躺在病床上的阿米爾收到了拉辛的信: 「那些年,你一直懷疑我是否知道,我確實知道。你做錯了,親愛的阿米爾,但別忘記,事情發生時,你還只是個孩子,一個騷動不安的小男孩......我希望你意識到,沒有良心、沒有美德的人不會痛苦......如果可以的話,寬恕你父親,寬恕我,最重要的是,寬恕你自己。」

這一刻,阿米爾多年對老爸的心結,關於爸爸更喜歡哈桑,終於釋懷了,痛苦仿佛突然收拾完自己的行囊,悄然遠去。

但領養索拉博並不順利,只因戰亂中的國家,無人出具死亡證明,法律上無法證實索拉博的孤兒身份。 不得已,阿米爾只能暫時將索拉博送往孤兒院,來完成領養程序。
但孤兒院的遭遇卻是索拉博一生的夢魘,他苦苦哀求無果後,躺在浴缸里,割開了自己的動脈...... 搶救回來的索拉博不再相信任何人,厭倦了一切事,累得再也沒開口說話。 最終阿米爾帶著索拉博回到了美國,帶回了索拉博的人,卻沒有帶回他的心。

又是一年風箏日,索拉博將線軸交回阿米爾時,阿米爾驚喜地發現,索拉博眼裡的模糊空洞不見了,眼光在自己的風箏和纏鬥的綠色風箏間轉動,眼神機警,他甦醒了。 就在割斷風箏線,綠色風箏墜落時,索拉博嘴角微微翹起。

「為你,千千萬萬遍。」阿米爾對著索拉博說完,朝著墜落的綠色風箏奔去,這次,他是那個追風箏的人,為了他所愛的人。

這一生,為自己所愛的人追風箏,無論是哈桑,還是阿米爾,為愛千千萬萬遍。
救贖之路,就在為愛前行中,不舍不棄,為你千千萬萬遍!  



 





【提醒:】